【美少妇的哀羞之狗尾续貂】(11)作者:wheretogo48   人妻小说 
字数:70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续11)淫犬(下)

  欣恬依然是全身赤裸,羞耻的趴在小区角落消防水栓旁的空地上,腾空抬起一侧的大腿,摆出母狗尿尿的姿势,方便保安们用水龙冲刷着她双腿间的淫液时,肿胀到嫣红的阴蒂和充满空虚与瘙痒的贱穴,顿时迎合上了冲洗的水流,欣恬如同发现了上天赏赐的礼物,立刻开始下意识的如同母狗发情般扭起了屁股,企图用迎接水流的冲击,来获得自慰般的快感。

  可惜的是,这一切都落在了保安们的眼里,这当然是不会让欣恬得逞,每当欣恬羞红着脸发出一声声浪叫,翘起的脚撑不住快要落下的时候,他们把就会把水龙挪开或关掉,一群人就在昏黄的夜色与灯光下围成一圈,欣赏着中间那个浑身赤裸,微微颤抖,满脸通红,小嘴张开想浪叫又怕被邻居们听到,不敢叫出声来,屁股辛苦的扭动着,渴望到高潮又到不了的淫贱母狗。

  虽然身体没有得到发泄,但是在凌晨中被冷水冲洗后的寒意终究还是让欣恬的意识慢慢的恢复,但是意识到自己肉体现在的饥渴处境。这种程度的清醒,除了更加明了自身的耻辱之外,没有任何帮助。让她甚至有一点期待快点被带回保安室里被丁经理凌辱,甚至被这些小保安们轮奸,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

  「你没碰她吧?」

  「没,绝对没。没您的吩咐,我怎么敢。」小郑点头哈腰的回答。

  「嗯,放心,有你爽的时候。你先出去吧。」

  不顾失落的转身出门的属下,丁经理满意的走到站在保安监控室正中的欣恬背后,伸手抓上了那高耸的胸部。被背后的男人这样当作玩具一样的对待,让欣恬觉得又羞又苦,可那一对迷人的雪乳,在男人的反复玩弄与调解下,早就变得更加坚挺而丰腴,同时也被开发的足够敏感。男人的手指只是最简单的揉捏,肉体的愉悦感就快速的提升,殷红的乳头也立刻变硬肿胀起来。男人自然不会忽略这个细节,用手掌从下往上紧紧掌握住浑圆的乳峰的同时,拇指和食指紧紧捏住那兴奋充血的乳头。欣恬天鹅般的长颈忍不住向后扬起,再也无法压抑住发出销魂而凄苦的呻吟。

  「呵呵,看起来已经很想要了麽?来吧,先表演自慰给我们看下,我们会好好疼爱你的。

  明知道面前的男人就是想最大程度的玩弄自己,却依然不得不顺从的分开腿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用修长美丽的手指,缓缓滑动到女性蜜穴的上方,轻轻拨开早就兴奋的「O 」字型张开的肉瓣,叹了口气,然后认命的对着自己已经突出的小小肉芽按压了下去。

  顿时,仿佛有电流从阴核流向了全身,雌性的本能被耻辱的激发出来,赤裸的肉体随着手指哀怨的动作辛苦的扭动着,连带着小小的耻缝口业不断在收缩,将晶莹闪亮淫乱粘液一波波的挤出。欣恬的双腿无意识的主动分开,空虚的嫩穴越发的觉得麻痒无比,让性感的红唇不自觉的哽咽着发出凄苦而性感的呻吟。
  欣恬神智都开始有点迷糊了,只想沉沦在这无边的快感中,什么都不用去想。她自欺欺人的闭上双眼,不由自主的想象着接下来的必然逃不掉的淫玩,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压抑的叫声渐渐提高,手指也动的越来越快……

  可就在她即将到达快乐的顶点的时候,双手却突然被抓住,高高的举过了头顶。一瞬间,在羞愧和肉欲间寻求满足的肉体,就差那么一点无法彻底释放,那瘙痒的感觉让她快要疯了。她无奈睁开迷乱的双眼,一瞬间让眼前的男人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媚眼如丝。

  原来,看到欣恬闭上眼睛加快动作,身经百战的丁经理就明白她快要到高潮了。可是,怎么能这么简单就便宜这个小贱货呢?今晚可要好好玩个够呢。于是他走到了欣恬身边,在最后一刻残忍的阻止了她。

  「呵呵,这么快就要到了?乖乖忍着,别乱动。」

  丁经理腾出手来,轻轻的按压那勃起的肉芽。可怜的阴蒂那里已充血而且变得相当敏感,欣恬立刻努力的摇晃起柳腰,希望能得到更多一点快感。

  「想要吗?」丁经理把占满晶莹液体的手指,在欣恬的面前缓缓张开,让她看到有淫荡的粘液,随着手指的张开,拉出淫靡的丝线。

  欣恬羞涩的转过头去,最终还是无奈的点点头,默默的回答了这个羞耻的问题。「反正,自己今晚也逃不掉的。」她在心底为自己开脱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男人不满的伸出手来,握住胸前那欢快跳动着的浑圆雪乳,粗暴的揉搓着那两团柔软滑腻的美肉。「啊……」欣恬的唇间发出难耐的呻吟,赤裸的肉体也再一次激烈地颤抖起来。

  欣恬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被欲望给撑爆掉了,她闭上泪眸,发出自暴自弃的淫浪叫声,无助的迎接噩梦降临。但是,男人却没有如她期望般直接扑上来,反而不知从哪拿出了一具粗大的针筒。

  「现在你身上哪个洞最欠操啊?」

  欣恬明白男人的意思,但是终究没有好意思说出真实的答案,只是满脸通红的摇着头。

  「不知道吗?」丁经理放下针筒,用手用力的拽着她的头发,强迫她在沙发上转过身,屈辱的靠着沙发背趴跪着。然后一手大力揉捏着美丽的臀瓣,粗糙的手指则粗暴的塞进了美丽人妻哪依然紧窄的菊门。

  被刘副总偷偷用药物调教过而又一直得不到慰藉的后庭立刻传来了一阵阵的瘙痒,让欣恬渐渐无法忍耐。修长的美腿忍不住开始扭动,带动起能让任何男人都为之目眩的臀浪滚滚。

  「嗯┅┅啊┅┅」欣恬几乎崩溃的摇着头猛掉泪。

  「怎么了?」丁经理一边欣赏着美丽准人妻屁眼发情的媚态,继续加大力度揉捏着因为欲火难耐而不停颤抖的美臀,让欣恬不得不发出凄苦而柔媚的叫声:「求……求求你……人家……小母狗……那里……好难受……」

  「难受?那里啊?」男人一手不紧不慢的用手指继续逗弄着已经发情的菊穴,一边又忍不住把玩起她胸前因为扭动身体而晃动得愈发诱人的两粒饱满油亮的肉球。

  「屁股……就是屁股哪里……」

  「哦,难怪你这贱货的屁股一直扭个不停啊。想要我怎么帮你呢?」

  「帮……帮我止痒……求求你……」

  「呵呵,乖乖的趴着,把你淫乱的屁股翘起来。」丁经理拍了拍圆润的美臀命令到,然后重新拿起针筒。

  猜到自己接下来大致会经受的悲惨遭遇,明知道自己逃不过去的欣恬,还是怀着最后的侥幸哭泣着祈求:「不要……求求主人……小母狗的屁股好欠操……请您直接操母狗的屁股吧……」

  丁经理熟练的把一袋白色的粉末倒进了一个水桶,轻轻搅拌后犹豫了下,又再撕开了一袋粉末倒了进去:「知道你的屁股好久没被疼爱过了,今晚保证让它好好爽个够。你家的David 还真是不解风情啊。」

  带着巨大突起的手指粗细的玻璃针头顶上了臀缝:「来,自己用手把你淫荡的屁股掰开,还是要我叫几个保安进来帮你?」

  听到身后的男人话语中的威胁,欣恬屈从的把双手伸向了背后,把丰嫩的臀肉向两侧掰开,哀羞万分的露出红嫩的菊穴。

  「呵呵,还在跟小嘴一样一张一合的收缩,这么着急吗?」

  冰冷的针管插入自己的肛门,让欣恬忍不住一阵颤抖。随着冰凉液体的灌入,腔道中难耐的瘙痒略略有了些缓解,可小腹随之出现了一阵阵的痉挛。

  「夹紧,如果敢漏出来一点,我就把你拉到David 的楼下去再继续浣肠。」

  「呜呜……」欣恬的双手早就不自觉地转到了身前,紧紧的抓住沙发,拼命强忍着腹部传来的排泄欲。可身边的男人却不会让她就这么轻松:一根打开了开关的电动淫具,已经抵上了女人的蜜穴。

  「后面的洞被浣肠,前面的洞居然能湿成这样了啊,真是让人大开眼界。」男人一手爱抚起垂下的雪乳,另一手让假阳具慢慢的伸进早就湿透了的耻缝。假阳具的深入进一步挤压着后庭的腔道,可是小穴和乳房同时被玩弄的刺激感,又让欣恬无可抗拒的开始兴奋。可怜的肉体同时产生了这两种混杂在一起的奇异感觉,即折磨着女人脆弱的神经,也迅速让她的情欲急速攀升,从而无法遏制的发出哀绝的悲鸣。

  「哦……啊……这样不行……求求你……身体好奇怪……」

  身后的男人却不为所动,一手不停的继续揉动着双乳,一手抽动起不停扭动着的假阳具。

  「怎么样,爽不爽?现在是什么感觉?」

  欣恬呜咽着强忍住阵阵腹涨和便意,可肉体上异样的刺激让她的脸色由苍白涨成通红,乳头在男人的玩弄下已经饱满而坚挺,让她对自己的身体的控制力越来越弱。

  「不知道……哦……求求你……嗯……饶了我吧……不要再动了……会不行的……啊……」

  一方面是腹中疼痛与便意带来的痛苦,另一方面却又是前后两处蜜穴中的瘙痒得到缓解的舒爽,在这两种感官的强烈刺激下,难以遏制的性欲越发变得炽烈了起来,不但眼神迷离,连身上的雪白肌肤隐隐透出一丝病态的红晕。丁经理明显觉得手指间拨弄着的乳头愈发的坚硬起来,肉穴中也渗出了大量的淫液,随着淫具的抽出进出、甚至顺着大腿内侧的肌肤流淌了下来。

  「我该多拍些照片和视频,给你未婚夫和你的同事们看看,看你以后还敢装淑女。还什么白领OL,就算是最淫贱的妓女,都很少有被人玩弄肛门还这么淫乱这么兴奋的。」

  丁经理一边用语言侮辱着她,一边用手加快了假阳具进出泥泞不堪的肉穴的频率。

  「看你的样子好像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不如就更加猛烈点吧。」

  「不要,这样会忍不住的……会喷出来……呜呜……」

  欣恬身体禁不住有些痉挛,泪水模糊了双眼,仅存的一丝理智却依然在苦苦夹紧着菊蕾处的括约肌,生怕身后恶魔般的男人真的把她拉到David 楼下去调教
淫虐。

  「呵呵,那就给你次机会。再忍住5 分钟,就允许你排泄。」

  「呜……」难忍的便意夹杂着难熬的羞辱袭来,让欣恬发出哭泣般的呻吟。可面对男人一次次的胁迫,哀羞的准美女人妻只能选择一次次的服从与妥协。她只能辛苦的咬紧下唇,苦苦忍耐,却发现自己陷入的是噩梦般的地狱。两条白皙的大腿在夹紧与松开之间苦苦挣扎,因为要遏制难耐的便意,就必须夹紧股间,可每夹紧一点,蜜穴里假阳具刺激就更强烈,让肉体随时处在崩溃的边缘;可如果放松私处的肌肉,伴随着男人肆无忌惮地蹂躏,后庭的括约肌也被带动着似乎坚持不了多久。

  在这样的淫虐刺激下,小穴里的淫水已经不是一点点流出,而是如同打开阀门的水龙头一般,随之假阳具的每次抽插,顺着硅胶表面直接一股股喷涌而出,直接滴到沙发上染出一大片水迹。

  「都湿成这样了还在装什么淑女,真是个变态的母狗。」

  丁经理突然用一只手抓住正在剧烈扭动着的电动阳具用力顶到了最深处,坚硬的突起颗粒刮擦着内壁的媚肉紧紧顶住了花心,另一手则捏住丰满的乳房狠狠的抓了一把,然后腾出手来,找到了耻缝上端那颗挺立的小肉豆。

  「啊……………」突如其来的强烈快感让欣恬身体颤抖着发出高声的哭叫,不知道玩过类似的游戏多少次的男人,立刻迅速的让到一侧,拿起一个塑料桶放在了高潮的女体身后。剧烈的高潮下,肛门也再也无法收缩,大量的污物随着白色的液体噼里啪啦的喷射到桶中,排泄的快感与被人看到这一幕的巨大羞耻,让欣恬在达到高潮的同时羞耻的失禁了。只见兴奋到充血的耻缝中,一道道透明的尿液伴随着淫水,从紧紧含着假阳具的肉缝中激射而出,

  「哈哈,刘总果然说的一点没错,没想到你这个下贱的母狗果然这么快就学会享受浣肠的快感了,而且一旦被人玩屁股到高潮就会失禁,真是个天生的性奴胚子。来,告诉我,被浣肠舒服吗?」

  「嗯……」

  身体仍然因为快感而不断抖动的欣恬,此时已经无法正常思考,反而下意识的轻声给出了恬不知耻的回答。

  刚才排泄的一瞬间,肛门处的那种奇异的快感,在之前的性爱中真的从来没有过。仿佛被压抑被折磨许久的欲望,刹那间随着排泄与失禁的快感得到释放。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自己身体最羞耻的排泄处,也已经被调教成可以供男人尽情玩弄取乐的性玩具了吗?自己真的已经堕落到被男人欺负后庭就能获得快感并兴奋到失禁这种变态程度了吗?

  没等她从难堪的高潮中恢复过来,下体已经硬的发疼的丁经理终于忍不住从背后挺枪而上。欣恬的小穴已经满是淫液,坚硬而带着体温的阳具不受阻碍直接一下顶到了花心。

  「啊……轻点……嗯……好舒服……」已经泥足深陷的绝色佳人只能放纵着发出欲拒还迎般的屈辱淫叫,哀羞的享受男人的折磨,甚至下意识说出了不知廉耻的内心真实的话语。

  「哈哈,果然浣肠之后就乖多了嘛。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小婊子,好好听话,哥哥让你更舒服。」

  丁经理一边放慢了抽插的速度,让自己可以更好的享用那紧窄又爽滑的嫩穴,另外用手指轻轻抵在了身下美女那微张着还在颤动的菊花上。已经被洗干净的腔洞仍然有一丝润滑液还在缓缓的流淌出来,手指轻轻用力,便顺利的插进去了。
  「嗯……不要……那里……」羞愧的欣恬本就被男人轻贱的话语激发出强烈的屈辱感,可是浣肠液中加入的白色粉末已经开始接管这具美丽而又悲苦的肉体,这种强烈的屈辱感,只会进一步催化成更加强烈的性欲。在男人手指插入自己排泄的肛穴那一刹那,欣恬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蜜穴如同离开水的鱼嘴一般,立刻开始自作主张,努力的收缩蠕动起来,主动地吸吮挤压着入侵的阳具。

  「怎么样,两个洞一起被男人玩的感觉是不是特别爽?我看你舒服的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了吧?」

  男人立刻感受到了胯下美女难以自控的淫靡表现,敏感的龟头被挤压的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快感,让已经足够坚挺的肉棒不由得又硬上了几分。

  「实话告诉你,那个跟david 打架的保安就是我安排的,地上的白色粉末也
是我扔的,结果害的你未婚夫现在还被关在牢子里,你却在这被我前后两个洞一起玩,你自己觉得对得起你家David 吗?」

  「嗯……啊……」迷乱的欣恬痛苦而无奈的摇着头哭泣着,可是高耸的屁股却扭的更加厉害起来。身体对欲望的渴求,让泥泞不堪的耻穴自觉的继续紧紧套弄着男人的肉棒。想要哭叫,可一张开嘴,发出的却全是连自己听起来都觉得销魂媚骨的呻吟。

  「哭?装什么良家妇女的样子给谁看啊?下面的洞都湿成这样了,淫水流的跟喷泉一样,还有脸哭?」男人故意停下了动作,抓住了欣恬的头发,强迫她转过头与自己对视,「说,你是脸上流的水多,还是浪穴里流出来的水多?」
  被仇人玩弄的屈辱与肉体难耐的欲火交杂在一起,两种异常的感觉不断的冲击着欣恬的意识,让她在仿佛看不到头的地狱里苦苦煎熬的同时,混乱的头脑此时也已经无法正常思考来回答男人恶毒的问题。

  「不要……不要停……浪穴……小母狗的浪穴里流的水更多……求求主人……继续狠狠的操我吧……」

  美女痛苦的哭泣着回答,可这样性奴隶般的淫贱表现,似乎依然没有让丁经理满意。明白自己处于绝对支配者地位的男人,继续肆无忌惮地肆意蹂躏着身下美女的肉体与心灵,「操你?刚才问你的话还没回答呢啊?我可是害的你家David
今晚回不了家,你心底里有没有恨我啊?怎么还求我操你啊?」

  欣恬迷乱的神色闪过一丝挣扎,但敏感充血的乳尖跟粗糙的沙发套不断的摩擦而凸起变硬,提醒着她自己的悲哀处境。泪水顺着脸庞滑落,痛苦的神色很快又被无尽的媚意所取代。

  「因为我是贱货……我已经被大家调教成了一条母狗……只要是男人的肉棒……不管谁的都可以……呜呜呜呜……我只是主人的母狗……谢谢主人给我浣肠……谢谢主人玩我的屁股……请主人尽情的享用母狗下贱的骚洞吧……呜呜」
  房间里回荡着女性自甘堕落的淫浪哭叫,欣恬知道自己现在的表现有多下贱,可是……真的好想要啊……感受到自己淫贱的同时,在药物的「帮助」跟男人的言语胁迫的双重夹击下,欲火焚身的美丽准人妻越来越认同自己母狗的身份。
  欣恬自暴自弃的回答,其实也出乎了丁经理的意料,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男人的兽性只会进一步随之变得高涨,他松开头发,肉棒继续开始不紧不慢的深戳浅插起来。

  「嗯……啊……」随着男人的动作,欣恬立刻配合着扭动起身体,小嘴也不停地浪叫着动人心弦的淫声浪语。

  「真的这么饥渴吗?难道是你家David 不能满足你?看来今晚你还得多谢我
把他送进警察局吧,哈哈。」

  「呜,谢谢……谢谢主人……主人的肉棒好大……好舒服……」被迫说出违心的羞耻话语,让欣恬的一双美目又一次流出了两行屈辱的泪水。但是再多的泪水,也无法阻挡肉体的屈服,温暖湿润的阴户紧紧地夹住仇人的肉棒,只想着快点满足男人的兽欲。

  「既然你这么喜欢,大家又都在一个小区里,以后你要随叫随到,好不好?」
  欣恬似乎是豁出去了,事到如今,她只能希望自己恬不知耻的努力「服务」,能尽快满足丁经理的兽欲,好结束他层出不穷的羞耻调教,结束这场恶梦。她一边拼命扭动身体,努力取悦着男人,一边哭着说出了让她自己都觉得羞耻不已的回答:「啊……母狗……嗯……随时都给主人……操……啊……小母狗……一定……做主人……啊……好粗……随叫随到……啊……的专用婊子……嗯……不行了……呜呜……再快点……」

  听着胯下美女销魂的哭叫,丁经理知道欣恬的奴性又进一步加深了,满意的点了点头。兴奋的肉棒立刻在湿滑的小穴里深深的搅动了几下,只觉得大量的淫液就随之喷涌而出。已经濒临崩溃的肉体很快就被推向了顶峰,下体紧紧包裹着男人阳具的媚肉也愈发敏感,随着男人的动作,眼神空洞的发出淫浪而羞耻地号泣。

  丁经理火热的肉棒立刻得到了更为刺激的享受,忍不住双手紧紧抓住水蜜桃般娇嫩的翘臀,加快了胯下的动作,狠狠蹂躏着那销魂的肉洞,尽情的享受着那每一寸媚肉的褶皱都在绝望地痉挛着的快感。

  被肆意奸淫着的肉体,在羞愤中被绝顶的快感恣意撕咬着每一寸皮肤。欣恬觉得自己仿佛正站在名叫高潮地狱的悬崖边上,她拼命的把性感的圆臀翘得像母狗一样高,然后竭尽全力扭动腰肢,用女性最私密的性器重重的撞上男人的胯部,让那硕大的龟头如同炮弹般深深刺进子宫。

  淫穴传来的强烈快感立刻让她坠向高潮地狱的深处,欣恬无法自持的抬起头来,从心底发出雌性本能投降时的悲鸣,乌黑的长发猛然的在空中飞舞着,然后落在雪白的肩上。丁经理只觉得一股滚热的液体冲击着自己的阳具,让他也把持不住,努力在已经瘫软的雪白身躯上耸动几下后,把忍耐了多时的滚烫精液射进了美女准人妻的子宫深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